秦书。

会有前路,未来可期。

永远吃国乒/獒龙。
佛系追星,墙头巨多,只看国产。

兴趣是一时兴起的手写和拍美食。

评蹇宾与小齐的情谊及支撑起蹇宾与小齐情感基石的《俱少年》

灯外的雨:

首先表白天玑双白以及独寐寤歌姑娘的《俱少年》,看完全文,心中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最后也只是,这才应该是蹇齐应有的样子。


本来想分两篇写,一篇表白大小白一篇表白《俱少年》,但后来想想,原编剧因为上帝视角,对大小白难免有好多未尽的遗憾(编剧自己也是很心疼大小白),以致后来我们都感觉大小白是为了赶进度而匆匆领的盒饭,因为再不领30集就拍不完了。造成我们很多意难平的地方,所以说,小白将军,投降毛线啊!我们腹黑的蹇宾王怎么不上线了啊!


话拉回来,为啥我两篇表白要合二为一呢,就是想说独寐寤歌姑娘这文写的真是太得我等心意了,所有剧中的意难平之处,未展开的地方都被姑娘合理而恰当的填补了。这才是应该有的大小白,完整了一个故事,填补了我们的遗憾,所以我要和在一起写,我视姑娘的文为大小白的最终结局,甚好!


好了,让我们正式开始我的文章。


评蹇宾与小齐的情谊及支撑起蹇宾与小齐情感基石的《俱少年》@独寐寤歌


初遇蹇宾小齐是那片杀机四伏的山林,蹇宾遇刺,万千之际小齐匹马独行来援。


随着剧情的深入,我们都深深的喜欢上了天玑的大小白。


关于天玑这个国家的先天缺陷独寐寤歌的分析看得我惊为天人,是以我们就只来粗浅的说说蹇宾和齐之侃这一路走来的情谊吧。


按照播出的剧集以及主演访谈透露出的信息,小齐在山里捡到蹇宾的时候,应该也就十几岁,蹇宾比他大2-4岁左右的样子。


那么他们相遇之初应该是很聊得来的小伙伴,小齐一个人住在山里,虽悠然但孤单。蹇宾一个人坐在天玑侯世子的位子上虽尊贵却孤单。所以两个人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从他俩的回忆杀来看,蹇宾生活中的暗杀算计与堤防是一种生活的常态,是以蹇宾生活的圈子里应该是没有朋友的,所以当他碰到了小齐这样一个清风明月,爽朗爱笑的小少年,这样一个好朋友时,他是很喜欢和珍惜的,是以他对这个小少年说话总是温和耐心且温柔的。


那么小齐呢,也是从回忆杀来看,一方面蹇宾年岁比小齐大,蹇宾的气场应该从他们初遇的时候就盖小齐一头,加上蹇宾自身的风华和气度应该也是高贵的,这样一个清风皎月的蹇宾小齐是喜欢的,所以才会有俩人在山中第一次看日食的时候,蹇宾不高兴而小齐一副诚惶诚恐小奶狼不知道自己错哪里又不安又怕蹇宾生气的小模样。(不要怪蹇宾这么宠小齐,一笑)


每次看到这里我都忍不住笑两个少年,明明蹇宾比小齐更需要这个朋友,更怕失去这个朋友,却因为两个人的心性和腹黑程度不同而产生了相反的效果。


随后小齐跟随蹇宾回天玑侯府,应该就做了他的贴身小侍卫,保护他的日常安全。在这段时间应该是他们基于友情以上爱情和亲情并行的阶段。


我们先说说亲情。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小齐对于蹇宾除了情人间的包容宠溺外,他对于蹇宾一直是有一种仰视的感觉的,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小齐见蹇怂,小齐在蹇宾面前就是只纯良无害的小忠犬,放出去就是一头狼。应着他的判词,冷面厉芒,匹马独行。小齐本身的性格和为人应该就是判词的性格。但在蹇宾面前永远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心机,纯良无害。


我想在小齐跟随蹇宾回府后这经年累月的日子里,慢慢的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是相依为命的,蹇宾有且只有小齐。蹇宾的政治环境一直很危险,他应该是从有记忆起就在学着躲避暗杀,拿捏与算计人心,所以他是孤独,腹黑,暴躁,冷酷的。但对于阳光人人都是向往的,很明显小齐就是他所有的温暖和阳光。所以在小齐跟随蹇宾回府后这经年累月的日子里,就像《俱少年》中所写的那样,蹇宾年岁略长小齐,这些年小齐跟在他身边,他真正像一个兄长一样用心的教导照顾小齐,无论文治还是武略。在《俱少年》中,蹇宾带着小齐去收复玉衡,让小齐将他的战略思想用于实践中,不妥之处蹇宾会帮他一一指正。小齐闯祸的时候他会亲自在府外等着人把小齐领回家。相信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是以说,小齐其实是蹇宾最最珍贵的宝贝,试想想一个笑起来萌吐奶的小小少年郎(请自行脑补任何一个易恩萌吐奶的笑容),就跟蹇宾一个人亲,就听蹇宾一个人的话,你说蹇宾喜不喜欢,他一定是喜欢的,他一定是想把这个小少年养成他自己一个人的。小齐我觉得最早是喜欢这个小伙伴,然后好朋友,进了侯府后,蹇宾像兄长一样教导他照顾他,小齐因为也是孤身一人,渐渐的他对蹇宾有了对亲人的依赖,是以蹇宾一瞪眼小齐就怂(我印象很深刻的是13集小齐本来想扣下天璇的人,但是最后还是让公孙钤跑了,回来就当着蹇宾的面跟国师开怼,过后蹇宾亲自去小齐府上安抚小齐,陈述目前不能跟天璇开战的利弊,小齐一时不服气高声说末将以为如何如何,蹇宾半侧着头“嗯?!”的一声,小齐马上像一时忘形跟家长没大没小的孩子一样,怂了。那委屈的小表情就像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马上大眼睛委委屈屈的小声又说,如何如何。)这是蹇宾经年累月间在小齐身上积攒的家长式的威严。


我们再来说说爱情。


先说小齐,随着小齐年龄的增长,他渐渐的意识到了自己对蹇宾情感的变化,他发现自己喜欢上蹇宾了,他长大了,那么他渐渐的往男人上靠拢了,后面我们看到的小齐对于蹇宾的宠,对于蹇宾的包容,对于蹇宾的纵容,一切的一切又都是少年郎长成男人后对于爱人的情了,当小齐最终长成人后,他开始以男人之资逆袭了,他宠蹇宾,包容蹇宾,纵容蹇宾也心疼蹇宾,蹇宾太难了。


小齐心里喜欢蹇宾,但是我觉得小齐一直没有想过跟蹇宾表白,他喜欢着,但他也没有非分之想,最后思量出一个恪守君臣之礼的这么一个站位和立场。


再说蹇宾,我自己总感觉,应该是蹇宾先喜欢上小齐的。而且蹇宾一直在表白,但是蹇宾他是一个君王,蹇宾是骄傲的,他拉不下脸来,所以他只能在正常的亲情友情上面越界一点点,小齐反感了他可以收回来,小齐不反感他可以继续暗示。是以说蹇宾这个说三分留七分的性格真是太误事了,你不说,你家小齐那样的性格他能说吗?你俩都等着对方表白。。。。。。


小齐应该也琢磨过蹇宾对他的亲厚是不是和他对蹇宾的感情是一样的,但是他又拿不准。而且蹇宾是君王,他是尊敬蹇宾的,他不可能也不敢唐突了蹇宾。是以蹇宾一撩小齐,小齐就心花怒放犯迷糊。不是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露着羞赧,就是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犯着迷糊,王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要是蹇宾我也爱撩小齐,多可爱啊!在外面大杀四方,在自己面前就这样。


小齐唯一一次鼓足勇气想哄哄蹇宾,上手给蹇宾抚眉头(我个人感觉,这些事儿两个人少年的时候应该是经常发生的),但因为蹇宾当时正傲娇把小齐手给打下去了,小齐以为他唐突了蹇宾,自此小齐再不敢了。哎,蹇宾的骄傲啊。。。。。。


最后我自我总结,两个人都约莫能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太多,太复杂,两个人都保不准说出来是个什么结果,两个人就都算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没有说。正如《俱少年》中所写,这一直是二人意会但没有言明的关系。


最后的最后我插一句蹇宾对小齐是既宠且纵。


我们来看小齐,他在天玑的朝堂上是霸气的,他对蹇宾的进言也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采纳与否都随王上,但是他想说就说。


小齐就是这样,对着他不喜欢的人从来都是连一个笑脸都欠奉。怼国师的时候说,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去找王上说。对奉常令,我就是欺负你了,怎么着?多么霸气的小齐将军啊,试问没有蹇宾的纵容,小齐是不会心到口到的说出来的。


还有日月全食的时候,蹇宾带着文武百官向上天祈福,自始至终小齐就站在蹇宾旁边,一脸的不屑,连拜都不拜。这里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蹇宾宠小齐宠的要没边儿了。用行动证明了一句话,你高兴就好。小齐就是这样,我不想拜我就不拜。在这样正式的场合,小齐还能随着自己的本真心意走,而且他敢这样,并且做的心安理得,那么在他们相处的这年年岁岁间,蹇宾是有多么纵容他,才把小齐纵容成这样,在天玑国这样一个全民笃信巫仪的国家,敢在举国祈福消灾这样重要的政治场合下都敢毫无压力与一丝丝忐忑的公然不拜。蹇宾自始至终就当做看不见,也不管,连一句苛责都没有。非经年累月真心的宠溺,小齐怎能做到呢?


以上亲情爱情都是他二人的私情。


下面我们来说说他们的君臣情谊,


小齐是一个阔朗的性格,我想无论是天玑侯府还是天玑的朝堂,小齐都是非常不喜欢也不适应的。
回忆杀中小齐曾经想走过,但是没有走成,在我看来那次应该算是蹇宾把小齐求回来的。那个时候蹇宾应该还是天玑侯,而且两个人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君臣分界。还是挺随意的。


我想,在小齐跟随蹇宾进入天玑侯府而后跟随蹇宾立国入朝堂的这段长久的岁月中,小齐应该是看到了政治的险恶,也见到了蹇宾的多疑,城府,还有腹黑的一面。但是他应该也清楚蹇宾对他是不一样的,蹇宾一直对他是以山中的蹇宾对待。起初入侯府的时候,两个人私下里肯定还是和在山中一样,就像《俱少年》中所写,没人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像山中一样,是一对相处自在的好朋友。整个剧中蹇宾总是在说小齐和我生分了,这说明,蹇宾是非常非常珍惜和小齐的这份情谊的,他永远怀念两个人在山中没有尊卑和权谋的日子。所以他这么多年知道小齐不开心但还是才执意把小齐带在自己身边,小齐是他心中的温暖和阳光,我想,还是蹇宾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但是随着时间和世事不断的变化,他二人也在不断的变换着身份,天玑国的神权大于君权,还有天玑朝堂的先天缺陷,造成整个天玑都掌握在国师手里,蹇宾得从他的手里夺权,那么蹇宾就只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因为身边缺乏可信之人。再加上小齐慢慢长大了,他能理解蹇宾处境的艰难,他看得到蹇宾的勤政,最重要的他心疼蹇宾,自然的,他愿意为蹇宾分担。
我记得特别有意思的一场戏,是第二集还是第三集,国师大晚上来觐见。蹇宾提点国师,现在其他三国都立国了,就咱们没立国,这样国不国君不君的。蹇宾潜台词是,我想立国了。国师开始装傻,想糊弄。这里镜头给小齐,小齐一看老爷爷你又装傻,马上说,君上所言甚是,我们得立国了,潜台词是老爷爷我把话挑明了,你必须正面回答。这里镜头给蹇宾,蹇宾看了小齐一眼,小齐又回了蹇宾一眼。那意思是,我给你踢一脚,看这老头儿还敢糊弄。这时候镜头又给回国师,他看了一眼小齐看了一眼蹇宾,明白今天糊弄不过偶去了。


国师怎么说,国师说,君上,立不立国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我得问问上天啊。潜台词是在提点蹇宾,立国可以,我怎么办,你立国当王上了,我呢?这又把球踢回去了。然后蹇宾小齐又对看了一眼。这一场戏特别有意思完全是三个人眼神走位,蹇宾小白唱双簧,默契十足。国师老谋深算,沉稳接招,插一句,国师的人设,一看就是个伺候过三朝的元老,朝中势力根深蒂固,善于弄权的人设,你们两个小屁孩儿还敢在这儿跟我斗,你爹都斗不过我。你现在想从我手里夺权,你也不看看,满朝上下都是我的人。


是以说,在小齐慢慢开始帮助蹇宾随后一步步跟着蹇宾走入政治旋涡后,小齐看到了蹇宾的帝王心术。但小齐是阔朗的,他跟国师一直是直面的硬怼,他没有那些文臣的弄权之术。蹇宾身边其实还缺一个文臣和国师周旋,无论是公孙钤仲堃仪哪个都成。能跟小齐搭配一下,小齐手里握着兵权,再有一个公孙或者方方土那样的人跟国师周旋都会好很多。小齐的外交方面还是略显冷硬的,在朝堂这么个复杂的地方不能总是硬着陆。


小齐入蹇宾的朝堂是一个必然,小齐不想要这个兵权,但是他也明白,除了他,谁替蹇宾拿着兵权都不如他拿着放心,这是他的责任。
当两个人都有了权力和身份的时候,这样就造成君王和臣子间很多东西都掺杂进来了。


剧中很多次,小齐对蹇宾都是诚惶诚恐的,蹇宾是一个说话只说三分的人,就像国师说的,是老夫疏忽了,我最近越来越看不懂王上了,是老夫小看他了。蹇宾想的很多说的很少,他是帝王他有生杀大权,说话只说三分剩下的你去揣摩,这是帝王心术之道,永远让臣子七上八下,诚惶诚恐,头上永远悬着一把利刃,一时不察就可能危及性命,这才能震慑,这就是大家所说的伴君如伴虎,小齐应该是唯一一个见过蹇宾全套手段的人,在他俩多重的身份下有一种是君臣那么那种伴君如伴虎的惶恐他也是有的,在这方面他跟其他的臣子一样。所以他经常惶恐,蹇宾一问他问题他总是脑子里面不自觉的想好多,有的时候明显是他多虑了,而且有的时候他明显搞不清蹇宾的想法,只能不停的说我没变心。但同样,小齐也是唯一一个见过蹇宾温柔,宠溺和体贴的人,是以说他们的情感是复杂交错的,君臣的猜忌虽对他二人有影响,但是是不可能离间他二人的。在任何事关生死的时刻蹇宾是不会放弃小齐的(参看小齐对南宿一战损失了8万人,蹇宾是如何力保他的,当时小齐跪在朝堂下,蹇宾和国师开怼,最后蹇宾力排众议直接强压下来后,小齐跪在朝堂上看向蹇宾的那个眼神,震撼,心疼,心绪难平,8万人啊,哪个将军损失了这么多人都要问责的,更何况他和蹇宾是有国师这个大政敌的,我想小齐私心里也是做好了蹇宾会牺牲他的准备的。)


我想小齐碰到问题的时候应该试图分析过蹇宾的用意,但后来他发现,他一没有蹇宾城府深,二没有蹇宾心眼儿多。三他不能跟蹇宾说,我喜欢你。所以说最后小齐化繁为简,理解不了蹇宾的深意的时候,他就心出赤诚,情真意切的说,属下此生唯王命是从,纵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潜台词是王上你别瞎琢磨了,我真心喜欢你,谁叛你我也不能叛你,你放心!


但是反过来看蹇宾呢,我觉得蹇宾自始至终最在意的是小齐与我生分了。他最怕小齐不像以前跟他亲厚了。我一直觉得蹇宾可能是性格原因,还有年长的原因,他一直爱的比小齐深沉。


小齐一直跟蹇宾说我这方面,在政治上你放心,我永远跟着你走。蹇宾一直担心的却是,小齐你在军国大事上我放心,但是你别总觉得我怀疑你或者用你当政治工具我没有,我没拿我那些帝王心术在你身上用过,你应该能感觉到,我怎样证明你才能明白我,我是王上,好多地方我得权衡利弊,不能单一视角,我得对所有人负责,希望你能理解。所以说你可千万别对我心凉了,你别对我失望,我特别特别喜欢你,但是我不能跟你说,我说了把你吓跑了,不要我了,我可怎么办,我这么多年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你,所以我冒不起这个风险。所以蹇宾才会持续的患得患失,因为他不能表白,不能有一个稳固的关系。而且这种君臣的关系势必会影响到二人的感情。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他就怕小齐失望寒心,怕小齐跟他离心。他什么都能不要但是他不能没有小齐。所以他在反复的强调小齐跟我生分了。


但是小齐呢,蹇宾一说你和我生分了什么的话,小齐就不知道蹇宾在暗指什么,他总是反复的表明,无论你的政治方向对错,我都按你的指示走,我不问对错你指哪我打哪。你别多疑了,所以小齐总是在反复强调承君器重,无以为报,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但无论如何蹇齐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做为基底,君臣的那些矛盾,其实,自始至终是影响不到他二人的。


他们的感情说完了,下面我们来说说被大家广为诟病的点,蹇宾一直在利用小齐。


我一直觉得是否是利用,真的不能单看某个片面的剧情,为啥我先说对于双白感情的理解,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上面四种感情为基础的。


我先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吧。


两口子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副经理,决定管一管最近不听话的总经理,然后两口子晚上躺床上设计了一下,来,媳妇儿你唱红脸儿,某某某最近真是太不听话了,我爹留给我的产业,他想夺权?做梦呢?我现在还不能真跟他撕破脸,生产部主管和业务部主管都是他的人,我不能跟他撕破脸,等这俩部门都换上咱们的人,我就办了他!让他知道这个公司究竟是谁的!媳妇儿说,成,没问题我听你的。第二天两口子就给某某某唱了一出


亲们,这能说,董事长在利用副经理吗?


但是如果这里换成上级跟下级说,来来咱们那个老同志某某某最近太不听我话了,老想夺我的权,你来,咱俩给他下个套儿,杀他个下马威,想算计我?!下级说,行,科长,都听您的。


这能一样吗?



记得最初小齐刚封了大将军,蹇宾去他的府上正好遇到小齐于桃花树下练剑的那一集,这里有几个点我印象很深刻


蹇宾摔了,小齐想都没想扔了剑就来扶蹇宾,这是暗示小齐自身的定位蹇宾比一切都重要,甚至比自己的命重要。


同样,回忆杀里雨夜小齐中箭,蹇宾也毫不犹豫的扔过剑,那么在蹇宾心里,小齐也是比他的命重要的。


后面蹇宾给小齐捡剑,查看摔坏了没有,进而放在桌上,这是他二人经年累月生活中的日常,王上给臣子捡不得剑,但蹇宾给小齐捡得。


再后面我们的蹇宾王就开始撩小齐了,很久没看到小齐穿常服了,没办法,蹇宾到底比小齐年长,一撩一个准儿,看我们在外面怼天怼地冷面厉芒的小齐将军被王上调戏的样子,又腼腆又可爱的样子,真是让人喜欢的不行,如果能揉一揉,我估计蹇宾都要揉一揉我们可爱的小齐将军了。


而后,府里下人来送信,蹇宾说你府里的人挺好用的,小齐答王上挑的人自然是好的。这里有的亲觉得蹇宾是派人监视小齐。
我觉得不是的。蹇宾这么的喜欢小齐,小齐又比他小,从十几岁开始就是他的小侍卫,还是那句话,蹇宾教导他照顾他,无论是生活,还是朝堂。蹇宾都是想一辈子罩着小齐的。没事儿,凡事有我呢。多大的事儿我给你兜着。蹇宾其实一直也是这么做的,小齐一战损失了8万人,那次小齐都没有底了,蹇宾一样给小齐担下来了。


再说些其他的。


我一直都觉得前半部,蹇宾和小齐的人设是比较符合他们的判词的。后面蹇宾人设有点崩了,太爱摔奏折和暴怒了,一下子帝王的腹黑城府都弱化了,只是凸显出决策的失误,以及让人着急没有多听小齐之言。同时我也相信刺客编剧姑娘的话,因为剧集篇幅所限,双白之间有太多太多的情节和故事没有展开了,非常遗憾。


蹇宾:判词为:笑看分庭,暗控大局,一着不慎,满盘输。


齐之侃:冷面利芒,匹马独行,热血报君酬天下。


蹇宾这个人物他一直是一个帝王人设,小齐这个人物他一直是一个武将人设。


在前半部里,无论是蹇宾单人和国师过招,还是小齐默契的和蹇宾协作怼国师,还有蹇宾指出小齐政治策略的不足之处,都能和的上判词,而且立起的蹇宾的人设对外是城府深,帝王心术,而且有王者的霸气。对内,老手日常撩小齐,任何朝政上的事情都会问问小齐的意见,小齐说的好的赞同,小齐考虑不周的,会耐心的提点小齐的不足之处。这样小齐对于蹇宾忠犬小奶狼的合理性才自然,因为他哥蹇宾外杀得了刺客,内阴得了国师,撩起自己来霸气的我与将军解战袍,经典中的经典。试问小齐能不服吗?能不仰慕吗?能不喜欢吗?还能管得住自己的心吗?不能!


同样在前半部里,小齐这个少年小将军的人设深得人心,我相信有不少同好,看了小齐将军,都会想,遥想当年战神霍帅小将军带大汉军队大破匈奴,直取祁连,大战漠北,封狼居胥的时候,是否就是如小齐将军这般英姿飒爽,丰神俊朗!


我们来说蹇宾的帝王人设


先说蹇宾在第四集的蹇宾在第四集试立国大典的朝服的时候,问小齐将军好不好看,我们小齐将军又憋得脸红了。。。。
后面重点来了,国师来说各国使臣来了怎么住,国师想把人分开,蹇宾明白他的意图,两个人谁都不说明白来回打官腔过招,最后蹇宾霸气说我觉得住一起好,热闹,你不觉得吗?蹇宾拿出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用身高加眼神俯视去压国师。国师一看没辙,从了吧。


还有国师奏请天象说我们该立国了,蹇宾回头就给国师一个国师,紧接着,说,我之前遇刺,我得要一将驻守边境,国师不想给齐之侃铺路,他顾左右而言他,蹇宾一句一句的逼国师,腹黑霸气,我可上来就给你好处了,你赶紧给我办事儿,最后国师举荐的齐之侃,蹇宾知道只有国师张口了,才是天神授予的。


蹇宾和小齐协同怼国师上面说过了。


还有就在国师在茶楼酒肆散布诋毁小齐将军的谣言被蹇宾偶然听到后,蹇宾这次的回应把他的腹黑展现的淋漓尽致,下雨了,蹇宾看了一眼雨,然后继续浇花,如此的悠闲,他把奉常令叫来,随便问问,你们最近星象观察到啥了?哦,这个雨啥时候停啊。奉常令麻痹大意看看天大概说了说,这时候蹇宾变脸了,说,来人,计时。奉常令这时候意识到不好了。让王上给阴了。蹇宾的意思是,你国师阴我的人,好,我也阴你,你别当我好欺负。过后虽然没有算计成,但是国师也意识到王上知道他散布谣言了,这是警告他了。


还有最开始的时候,蹇宾去新将军府看小齐,小齐安插在国师身边的密探来报国师和天枢重臣私下往来,这里小齐的意见是,拿下国师,治罪。蹇宾却反过来问小齐,怎么治罪呢?没有实际证据,怎么治他的罪,他不承认一点办法没有,而且国师是天玑重臣一下子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小齐意识到自己想的不全面了,马上承认,末将思虑不周。
蹇宾马上说,没事儿,我知道你直性子,咱俩这不就是聊天嘛。
蹇宾指出了小齐思虑不周的地方,跟国师这样的人只能拿朝堂的权谋玩儿。


但是,我个人感觉,后面一步步发生的天玑行商的问题,进而粮食减产,流民四起,可能真的是篇幅所限,仿佛感觉剧情开篇的霸道腹黑帝王心术的蹇宾王没有了,后面的蹇宾王忧国忧民,但是决断力差,怼不过国师,处处受国师掣肘,小齐一次次待蹇宾发过脾气后,哄人,再出手帮忙。但是遇到蹇宾游移不定的时候,就只能等蹇宾决断,最后错过战记,导致天玑亡国。


蹇宾应该是一个纵观全局的人设。这才符合笑看分庭,暗控大局的判词。



最后的最后我要再表白《俱少年》,作者姑娘@独寐寤歌,书的前半段我们跟随着姑娘,在蹇宾的回忆里,补贴上了原剧中篇幅所限的未尽的之处。
小齐救下蹇宾后那段山中的岁月,两个少年是如何成为知己好友的。蹇宾是如何在暗夜中焦急的等待小齐归来的。
小齐跟随蹇宾回府后,蹇宾又是如何照顾教导小齐的。
小齐出走时,蹇宾又是怎样单人匹马去追的。蹇宾强弩之末的背着小齐在边关山林中穿行,两个少年间那份纯粹的相依为命,同生共死的情谊就这样被娓娓得道来。


剧中虽未得展开,但这些却是二人生死相随的基石。相信姑娘是刷过不止一遍剧,清楚明白的从EVAN,易恩两位主演的肢体和眼神的表演中领会了两人所表达出来的蹇宾和齐之侃。


而后姑娘的气场全开从,从小齐截水被围开始,那个全剧开场霸气腹黑的蹇宾王终于回来了。在大殿上微微一笑,干脆利落的下旨向天璇天枢割城池借援兵,而后如笑面之虎一般扔出了各位大臣通敌求荣的信函,一时间一众朝臣氏族噤若寒蝉人人自危。虽说国破不破还不一定,但蹇宾此人暴躁易怒,国破之前要想砍了自己还是很容易的。万不可国未破,身先死,那可就划不来,是以说,蹇宾他爱割地割地,爱赔款赔款,谁还敢拦着。


而后叫来斥候,宣密旨,传口谕,令小齐再等十日,他去找援兵,若援兵不到,立即开城纳降,不必死节。随即手书一封,言明你我自少年一路走来,多年知己兄弟之情,虽未言明但心中皆知,今日天玑之难实属我一人之责,与君无干,今日归还《尘息》,你我君臣恩义两清。愿君自此天高水阔适心而居。


再而后蹇宾为防小齐宁死不降,天璇天枢援兵不到,又抽调了10万皇城禁军,并买了(抢了)城内高官大户的粮便令中郎将带领大军即刻开拔,去截水城支援小齐。这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蹇宾说,我带头捐粮宫中只留三个月粮食便可。如若解不了截水之围,留着粮食干什么?给毓青接风洗尘吗?霸气啊,这才应该是蹇宾本来的样子啊!


最后,蹇宾嘱托中郎将,如若小齐降了,你就领着着10万人去伽幽关,协同伽幽关的将军共同抵御南宿,只给我争取1个月的时间让我疏散流民,而后是战是降你们自己做主即可,我蹇宾便念着你们忠君爱国了。这才应该是我们心系家国的蹇宾王啊!


而不是像剧里一样,只能暴躁的拍桌子啊。要知道小齐一降那天玑就是崔古拉朽的崩塌啊,是以说,蹇宾于公于私都得誓死营救小齐和截水啊。就算是且战且退,也得给流民腾出迁徙的时间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近的咱们就不说了。远的来说,五胡乱华那是亡族灭种之祸啊!


这一些列动作,蹇宾把小齐降与不降的后路都铺好了,把天玑百姓的后路也想好了,把他能做的都做了,他心中的家与国这两样最重要的东西都安排好了之后,剩下的就是蹇宾的尊严了,可战,可死,但不降!


随后援军到达,我们的小齐将军,突围,诱敌,烧南宿粮草,而后趁乱取回截水。这一切做的行云流水,让人看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啊。这才是我们战神小齐应有的样子啊!


最后归于一句话,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样子啊!







评论
热度 ( 85 )
  1. 独寐寤歌灯外的雨 转载了此文字
    在姑娘 @灯外的雨 的提醒下终于找到了这篇厉害的长评!!我反省,我认错,我要把自己关小黑屋😭这篇文...
  2. 天地一行者灯外的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秦书。 | Powered by LOFTER